台湾采访费翔 台湾时报周刊专访费翔 - 港台明星 - 明星娱乐资讯

台湾采访费翔 台湾时报周刊专访费翔

家,一个既熟悉、又陌生的地方。对费翔而言,这就是心底最深刻的感受,他低头数著护照上密密麻麻的截印,惊讶地发现自己这一年里,竟然只回家五天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两、三年来,费翔经常在美国、北京、上海、台北、吉隆坡等地工作,不但没时间回家,每个地方也都待不久,搭飞机似乎成了例行公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尤其,当特别增页的护照本几乎盖满的同时,费翔也突然发现,飞机上空姐对他的招呼语已经从「欢迎光临」变成「费先生,您又来啦!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样的转变,让费翔突然惊觉自己一个月搭飞机的次数,似乎是一般人两年的分量,他也由此察觉生活扭曲的程度;接著,孤独感便满布心头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费翔自认是个居家男人,对他来说,天上飞的日子几乎是种折磨。从小过著稳定生活,20岁以前他不但固定住在台北,就连美国学校都是从一年级一直念到十二年级,创下该校前无古人的长期记录。一直到父母离婚、决定出国念书后,费翔才第一次离家。 第一次离开稳定的生活,不再有爸妈的叨叨念念,费翔不但没有紧张的情绪,反而觉得新奇有趣、自由自在。再加上当时尚未开学,费翔几乎从早玩到晚,每天唱歌、跳舞,玩到简直接近「失控」状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直到学校开学,费翔才正式展开住宿生活。「因为要一起长期生活,所以大家都希望能遇到好室友,这样往后日子才会好过一些。」虽然费翔不断地祈祷,但上帝居然开了他一个小玩笑,安排给他一个吸毒的室友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费翔笑著说:「我见到他时有点傻眼,但其实他是个很好的人,只不过当他在房间里吸毒时,满屋子烟雾迷蒙,实在令人受不了!」后来,费翔只能安慰自己这是个新体验,这样一来日子也过得还算平静。但是一年后当他可以选择时,二话不说立刻就搬到外面独居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那是费翔第一次拥有自己的空间,虽然只是旧房子,他还是兴奋得像个孩子。他不仅在墙壁上贴满最爱的电影海报,也花尽巧思布置环境。虽然没有任何家人陪伴,但又回到熟悉地稳定生活,让费翔觉得这就是自己的家。「对很多人来说,【家】应该是有父母、亲人的地方;对我而言,我一个人住的地方,就是家。」费翔说,自从父母离婚、姊姊过世后,他和爸妈三人就分别住在纽约、旧金山、上海三个不同的地方,再加上他们每个人都很独立,所以就逐渐建立起自己的家。所以,对费翔来说,位於纽约的住所,才是他真正的家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纽约的居家生活,是费翔忘不了的幸福回忆,他说:「偶尔我会很想念那种安逸的生活。没有人认识我,白天我可以随性地上街看电影、买菜,优哉地吃饭之后,晚上到到百老汇表演。」那样正常、稳定的生活,费翔认为是他最喜欢的生活型态。只可惜现在一切似乎完全相反,老是一个人搭飞机飞来飞去的日子,已经让费翔陷入一种长期孤单的状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说:「虽然每地都有很多工作人员陪伴,但是一直是我一个人四处奔波,这让我很累、也有些无力,有时甚至觉得没有人可以说话;就算生日、圣诞节、跨年等等特殊节日,身旁都有一堆工作夥伴庆祝,还是觉得寂寞。」
因为寂寞,费翔也格外想家,但为了工作,费翔只能尽力将饭店想像成自己的家。「我无论在上海、台北,都会固定住在相同的饭店、相同的房间,让我己尽量不感到陌生,而且,我也会挑选和家里摆设相似的房间,让自己彷佛住在家里一般。」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费翔说,为了营造家庭感,以前他会把所有的衣服都挂上衣橱,让房间显得非常居家,但现在已经不会做这种蠢事了!因为他发现虽然暂时有家的感觉,但离开时整理却很费功夫。所以经过教训后,他现在会固定留下六个行李箱长期放在饭店里,一方面像家,一方面也方便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样长期想家的心态,让费翔好不容易回到家时,却反而觉得奇怪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他说:「当我终於可以回家时,明明心里既开心、又迫不及待;但是当我踏入家门的那一瞬间,看著熟悉的家具、布置,却反而很不习惯,家彷佛比饭店还要陌生。」接下来的几天,费翔忙著缴一些堆积已久的帐单、联络一些工作的事宜,依旧没有时间好好重温家居生活;然后,又急著赶飞机走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想来有些悲哀,费翔在无奈之外,却还是坚持这种犹如流浪的生活,他说:「虽然很苦,我还是开心,因为这样的生活是我目前的选择,没有任何人能逼我;如果我不想干了,也能立刻自由。」这样的信念,也是支撑费翔继续流浪的理由。